考验 1

简介:故事发生在第五季结束一年后,第五季过后Brian跟着Justin来到纽约发展,一年过后他的分公司很成功,但和Justin的关系就差正式结束了。 Hunter一个电话让Brian回到匹兹堡Michael的身边, 本以为这次可以和心爱的人长相厮守却但命运却又给他们开了个玩笑。

**************************************************************

故事开始在第五季结束一年后,2006年二月:

所以说,钢铁的意志, 需要风吹雨打的磨炼。而真挚的感情,也必须经得起时间与距离的考验。

读完最后一句话, Brian合上书本,揉揉眼睛。 走到柜子拿出瓶Jim Beam给自己倒一杯。Brian自己都要开始嘲笑自己,从来不看小说的他居然用了两个晚上就把这篇700多页的文字看完。原本是他来到纽约市后认识的顾客无心的向他介绍并送他一本,说这本书才出版两个月,早就独占纽约时报最畅销小说的宝座。要不是看到小说的名字叫 《匹兹堡的骑士》而感到亲切,他肯定会在顾客离开那刻就把它扔到回收箱里的。翻开书面开始看第一页后他就停不下来了,被婉啭的故事和里面精心设计的讽刺而吸引。尽管藏在笔名后面,但Brian不会猜错,那亲切的文笔好象他就 坐在对面讲故事,熟悉的故事情节让Brian肯定那个男主人公就是他自己。没错,小说的作者一定是他此生的挚友,Michael Novotny.

端着酒杯走到 他市中心办公室的窗前,Brian欣赏着窗外曼哈顿的夜色,品着酒回忆起过去这一年的生活。 一年的时间过得好快,Babylon大爆炸,和Michael和好,向Justin 求婚,Justin拒绝他来纽约发展,他决定跟过来和Justin在一起,这些事都仿佛发生在昨日。 这一年他把他的广告公司发展到这个繁华的都市。刚开始的打拚是Brian在过去十年里工作的最努力的,胜过他在匹兹堡开Kinnetic的时候。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分公司总算上轨,有自己稳定的顾客 群并每月都带来不菲的营业额。 Brian总算可以舒口气,因为他再次证明自己在生意上可以所向披靡。

但Brian不得不承认,生命里的第一次,他感到好疲惫,再不情愿他也意识到自己的确好象老了。也许是工作太累的缘故,他这一年里去夜店的次数大大减少。纽约市的花天酒地是匹兹堡怎么也比不了的,但在后房里却没有原来的亲密感,一切都很陌生。性欲来时有时都懒得出去,找Justin搞定就好了。Justin, Brian想到。 好象来纽约市几个月后他们的感情就结束了。 尽管Brian抛开匹兹堡所有的一切来纽约和Justin在一起让所有人都很感动,好象真的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自由大道的野兽总算找到真爱安顿下来。 但没有人知道他来纽约市真正的目的,绝不是因为爱Justin. 当然,他不能说他不爱Justin, 他当然爱他,毕竟分分合合的在一起五年,毕竟大爆炸后他第一想到的是找他的Sunshine. 但Brian在感情方面再迟钝他也明白,那不是要长相厮守的真爱。不管听起来多恶心,Justin更像是他的孩子。他的一切都是自己教的,好象是自己把他带大,让他变成现在的样子。 Brian关心他,对他有责任感,但绝不是真正的爱情。

离开匹兹堡只为一人,Michael。Brian苦笑到, 这有什么稀奇的,自十四岁以后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Michael. Michael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常数。当大爆炸发生后,他没有第一个想到Michael,是因为他压根都没有想过Michael会出事。怎么会,Michael从来都在那儿,从没有离开过。就算他已经和别人结婚, 就算他们已经好几个月不说话,但只要他想,他就可以找到Michael. 直到看着他躺在担架上血流不止,直到闹着要给他献血却被拒绝,他才意识到Michael可能会有事。

Michael醒来后Brian就做了决定。他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他要让Michael为他骄傲。 不管什么办法以什么方式,他都要让Michael幸福。可能没有人知道,但他每晚都去医院看Michael, 不敢进去站在门外看着他在母亲,丈夫和养子的陪伴下一天天的康复。 他买了大房子向Justin求婚并不是因为意识到Justin在他生命里的重要性,而是他要向Michael证明他可以过Michael想让他过得生活,找个人安定下来, 过直人般的生活。 看到Ben在Michael出事时如此担心,看到从来珊珊有礼的他在候诊室冲Debbie大吼,“这不是关于你,是关于Michael, 所以你给我坐下,”看到一向文质彬彬的教授在大街广众之下为了Michael暴打恐同者, Brian总算相信他真的爱Michael,真的可以照顾Michael, 真的可以给Michael幸福。 而他了解自己,如果自己没有Justin, 肯定又不知不觉地搅和在Michael和Ben的生活里,破坏Michael的婚姻关系。

试图用Justin拴住自己的计划居然在Justin得到可以去纽约发展的机会时几乎破灭。本来他根本没打算和这个小孩来这里,太荒谬了,他要是喜欢纽约市大学毕业时就会来,那时有很多机会。他舍不得Michael, 就算只是朋友,他也想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声音。 但他又真的很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了自己而破坏Michael的婚姻生活。 在那个幽静的晚上,Michael试着安慰他而带他来Babylon废墟跳舞时,看着熟悉的身体,笨拙的舞姿,甜美的笑容,他仿佛看到自己认识Michael这20年像电影似的在他眼前闪过。 他突然有冲动要抱起Michael对他耳边说,“我爱你,一直爱永远爱,跟我走好不好,我们去多伦多找我们的孩子们好不好。去他妈的不要管Debbie, Justin, 还是Ben. 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俩。” 他用尽所有的自制力才没有这么做。那晚之后他就决定去纽约,因为他无法信任自己不掺和在Michael的婚姻生活里。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Brian继续回忆着他和Justin来到纽约市后渐行渐远的关系。开始两人工作都很忙,Justin的事业刚刚起步,而Brian也拼命做起分公司。也许他们俩的关系真的是被匹兹堡那些狐朋狗友人为的夸张出来的,尤其是Debbie。年龄的差距,工作上的差距,喜好的差距,他们本来就没什么话题好谈,大部分单独在一起的时间都花在床上。 来到纽约没有了朋友们的压力,他们就更没有共同话题了。开始的时候Brian还试图认识他的生活,和他一起去什么艺术界的酒会。但到了才发现这真他妈的无聊,比他的那些生意上的交际酒会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最后也就是找到两个漂亮的屁股干了后扔下Justin自己回家。随着Justin交到自己年龄组的朋友,开始适应这个五彩缤纷的花花世界,他在外边的时间越来越多,和Brian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他们就一个星期除了做几次那个像是例行公事的性以外甚至连句话都不说。Brian知道他肯定在外边有什么情人男友,但说心里话,他一点也不在乎。

把酒杯倒干,最后一口苦涩的液体含在嘴里。 Brian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如此孤独,星期六晚上将近半夜居然在自己办公室里一想就知道有多可悲了。他已经不怎么记得认识Michael之前的日子了,但自从十四岁以后,他就没有感到过孤独。 总是有Michael在他身边,Michael的家人变成了他的家人,Michael的朋友变成了他的朋友。而在纽约,他认识的唯一最接近朋友的是他雇的第一个员工,他的助手,James, 基本是个男版Cynthia. 虽然年轻聪明帅气,但却是个笔直笔直的直人。 Brian开始见他时只想干他,但发现这貌似不可能而两人互相的吸引让他们基本成为朋友。但Brian和他大部分的交往还是限制在工作上。

最可悲的是,Brian这一年里感觉最开心的居然是上个月Ted 和Cynthia 过来汇报匹兹堡公司的一年总结并且讨论新的一年的计划。两人熟悉的面孔让Brian感到亲切,以至于他们走时Brian都差点给Ted 一个拥抱。 后来还是控制住自己只是尴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Ted 狐疑的回头看了看他然后去登机。 Brian 知道他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告知Emmett Brian这个奇怪的举动,然后很快自由大道就家知户晓了。幸亏没有真的拥抱他。

这一年里Brian不光没有回到匹兹堡过,甚至连给Michael打电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而每次都是简单的说几句就挂了。不是他狠心,而是他知道只要多听一会儿Michael的声音他就会想他想到坐上下一班去匹兹堡的飞机去找他。而见到他Brian绝对会想抱住他纤细的腰肢永不放开。他只是每两周发一封冷冷的电邮告诉Michael他的近况。 而Michael的回复也从来都是我很好,不必担心等等。就连发表的小说上了纽约时报最畅销书单Brian都要从顾客这里才知道。Brian痛苦的摇摇头,他和Michael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把酒杯放在桌子上。不用再想他可悲的人生了。Brian拿起大衣走出去。他只想找个夜店继续喝,顺便磕点药,然后找几个漂亮的屁股好好干一番,干掉他所有沮丧的想法。

而他就是这样做了。回到公寓以后已经是凌晨时分,空荡的房子显示Justin又一晚上彻夜未归,他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疲惫的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等到太阳高升,还在昏睡的Brian听到电话铃声响起。 迷迷糊糊的接起来电话,他听到电话对面是一个不怎么熟悉男人的声音说的话却让Brian马上完全清醒。 打电话的是Hunter, 他的声音充满担心,“Brian, 是Hunter. 抱歉打扰你,但Ben病的很严重,你能过来看着Michael吗?”

Brian立刻坐起来问,“怎么回事?”

Hunter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大致是Michael和Ben 吵架,结果Michael气的走出去而Ben非得跟出去接着吵。因而淋了雨冻感冒了。然后感冒变成肺炎,结果现在已经在深切病房室昏迷两周了。而Michael十几天一直在医院守着他,基本上不吃不喝还不怎么回家。

“再这样下去Ben还没好Michael肯定要病了。最近他瘦得厉害,虽然圣诞节时我回家就觉得他比原来瘦多了,但我上周回来几乎都没有认出来他。我敢说他在一个半月内至少又瘦了二十几磅,现在只有皮包骨头了。他逼我今天回学校补课,但他一个人在这儿我很不放心。Debbie竟帮倒忙。我知道你们这一年没怎么联系,但不管怎样你都是他最好的朋友。你可不可能离开几天回来陪陪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