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ef 之 Sleep

清晨我突然醒来, 一时有点迷糊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可惜这个感觉并没有持续。 之后我意识到我还在我的卧室, 我的床上,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转身到左边, 我看着Michael安然的睡眠。
他几乎蜷成一个球, 背靠着我。 每过一会儿, 他的头或腿或胳膊都会突然抽筋一下。 有时他呼吸时含含糊糊的嘟囔几个字我也听不清。 这些噩梦让他夜里无法入眠。 他现在在这里是因为Debbie必须得回餐厅工作Vic又得了重感冒。还没有人敢让Michael一个人呆着。
为了能听到他呼吸我挪得离他近一些: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这缓慢而又有轻松的频率让我放心。 我的胃已经不再每次我听到他睡着以前抽泣的声音都紧一下了。
这个很有意思因为一般哭得那个都是我而Mikey是安慰我的那个。从好多方面讲,在一旁看着的那个都更困难些。我好想让他再次灿烂的微笑,眸子里闪烁着光泽。 如果可以看到当我逗他时脸上出现的那个夸张的表情, 我什么都愿意做。
他的胳膊安静的在他身边。 我可以用手顺着皮肤下去,并不触摸,只是感觉一下他身体里散发的温暖。他的膀臂皮肤光滑还有明显的肌肉。 现在越发明显因为他真的瘦了好多。他的前臂上都是几乎看不到的小毛不时碰到我手掌都会痒痒的。当他动弹一下时我把手伸回来。 他又安静下来了,我继续我的观察。
他手腕和手背上的伤疤现在很难错过。它们还是看着很红肿样子很凶恶。我得带他回医院去拆掉锋的那几针。 我数了数,一共看到了二十针。我不知道还有多少藏在皮肤底下, 但急诊室的医生说它们会自己溶解的。 还好,最起码可以少担心一件事了。Michael拳头穿过的那个玻璃窗已经修好。 那些碎玻璃片清走以后没有人能看出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只可惜你不能希望人也可以这样, 修好破碎, 扫走残迹, 从头开始。。。甚至可以比崭新的都好。
Michael翻了个身冲着我。 我并不喜欢他现在的胡子。 它盖住了太多他的脸庞我都看不到他的笑容。当然, 我也不记得上次他想微笑是什么时候。可能是上个月他们说总算可以让Ben出院了。我们都笑得很开心因为教授好像再一次赢了死神。但一周后他就又复发了,几天后他又昏迷,然后五天前。。。
我不知道Mikey眸子里什么时候出现了阴影,但绝对是在葬礼之前的很长时间。就连他母亲都无法阻止他继续瘦下去。 我们试着让他休息,但貌似只有奇迹才能让他离开Ben的床边。最后医院也毫无办法只好让他给他Ben旁边的那个床位。每一天,总会有个人强迫他到医院楼下的花园里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那是他能够离开Ben最远的地方,当然也只有几分钟。
那些阴影还在,藏在他长长的睫毛里面, 正好在他凸出的上边。 当我看到他这样我就会紧张。这是不是最早的症状? 我必须得时刻提醒自己他每隔几个月都会去化验而且一向都是阴性的。 为了让自己放心, 我必Mikey给我看化验结果。 他很烦我的唠叨, 但我不相信他不会为了充当英雄而向我隐瞒真相。
他是个真正的英雄。 当他开始和Ben交往的时候我都以为他疯了。随便干干没事,就算交往也还好,尽管我肯定不会。 但堕入爱河? 为什么会有任何人愿意那样? 谣言说Joannie和Jack很早以前也是相爱的。看看后来变成了什么。一个死去的老头,一个迷信宗教的酒鬼, 还有两个心理不正常的孩子。当然我从来不会承认我心理不正常。 不管他们在我面前重复多少便,我都装做全然不再呼。 有时我连自己都能骗到。
我让所有人都相信Justin和Ethan的这件事没有影响到我。它的确没有,最起码好长一段时间没有。Justin很辣,Justin很烦。 Justin, 我很不情愿说这个,他太小了。但我熟悉了他的存在。 我知道我对他做的那些事都不道德, 但他既没有阻止我还不停的回来想要更多。内心深处,我想让他离开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当-甜心我爱你,我们既婚吧-那种男友。Michael容忍了我很多年,但那段不堪的历史还是不要再重复了。
所以说堕入爱河没有让我爸妈还有Justin好到哪去。至于Michael… 所有人都知道他对我无法自拔的暗恋。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是我们还在高中的时候。我晚上偷着去了个舞厅, 不时Babylon, 因为他们对于未成年男孩把守的还挺严格的。那是一个吸引未成年少年和老皇后的夜店。 我遇见了个人让我在卫生间里失去了童贞。第二天,我当然告诉Michael所有的细节。最好的朋友不是无话不谈吗? 我从他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我也许应该保持安静。之后的好几个星期他都躲着我,找理由说有太多作业或者家里太多家务。 我都有点后悔我告诉了他。只是有点,因为他后来还是不生闷气了我也没有停止去夜店和后房。
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暗恋我这么长时间。 也许我应该在它还在花苞时就把它掐死。 但不知为何我无法和Michael 断绝关系。 我需要他。直到他找到别人时我才意识到我有多需要他。
Ben. 我当然可以时时地嘲笑他的那些新时代, 领袖,禅经的垃圾, 但那又为了什么? 他只会用他那个安然,接受的眼神看着我都快把我逼疯了。没有人可以那样平衡。除了Ben, 直到他病倒。 我警告过Michael不要堕入爱河。 他妈的他居然那么固执! 我是唯一可以固执的那个, 我以为他明白。
他肯定忘了。 男孩遇上男孩,他们堕入爱河。他们结婚, 婚礼上有戒指花朵和所有的一切。 然后一个男孩离开了让另一个心碎。 并不是一个可以在哄孩子睡觉前将的故事。
当我感到有人在吻我时我睁开眼睛, 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睡着了。最近这几天就好像迷在层层雾里那样就过去了。当他睡时我也会睡因为我不想他清醒时孤独。现在白天黑夜都分不清楚因为我们周四以后就没有踏出过大门。
我想现在应该是早晨了而他温柔的吻让我渐渐醒来。我们两个面对面的躺在床上。他双目紧闭而他的吻就像蝴蝶一样轻柔的覆盖了我的面颊。这个感觉真好。然后他的嘴唇印在我的嘴唇上,同样的温柔。他的手盲目的摸着我的脸,抚过我的头发, 最后停留在我的后颈,让我全身颤抖。
“Michael,” 我对着他的双唇轻轻的吐口气。 他没有理我反而更用力的吻我。他的舌头抚过我的牙齿然后深入到我的嘴唇。当他的舌头开始袭击我的口腔时我感到心跳极度加速。他的舌头温暖至极还是他几个小时前喝的桃子饮料的味道。品尝着这个味道我都感觉自己有点醉了。
他吻回我的脸颊, 挑逗着我的颧骨然后我的耳朵。当我再次试着呼唤他的名字时, 他伸出手指放在我的唇上让我安静。他的眼睛还是闭着的。我不知道是他还在睡觉还是我还在梦乡,但我最了最糟糕的事。。。我什么都没做。我让他侵略我的嘴唇,我的脸颊,我的脖颈,我的胸膛,什么都行。 我们两个什么都没说,唯一能听到的就是丝绸单子和我们两个人身体摩擦的声音。
就当我伸手去拿避孕套时我阻止了我自己。 这太荒谬了! “Michael,” 我这次叫得声音肯定一些。 他紧闭着双眼试图用双臂抱紧我,但我握住了他的胳膊。“看着我,是我,Brian。”
他睁开眼睛凝视着我。尽管光线昏暗,我也能看到斗大的泪珠流下来落在枕头上。我们瞪着彼此好长时间。 然后他开始抽泣我把他抱在怀里。 我一直那样抱着他直到他哭着哭着的再次进入梦乡。这方面我已经是专家了。在他睡着之前我都没有掉泪。
我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在等着我们。我只知道我现在和以往一样需要他。我还知道此时此刻,他需要我做坚强的那一个。我们是朋友,朋友就该这样。我们轮着照顾对方。我希望有一天,当他的伤疤没有那么痛而我不再那么懦弱, 我们可以比朋友更多。但在那之前,能够看着他入睡我已经觉得足够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