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Turn to Wait 1

2007年年初
Brian躺在阁楼的沙发上,抽着这个冰冷的星期天下午的第十三根香烟。 歪头看了看壁台上的钟表, 五点半了, 应该准备起身去Michael和Ben 家了。 他不想去,可是这基本是他现在唯一能够见到Michael的时候。
阳光男孩刚走时Michael怕Brian想念他,一个人孤单,尽量找时间来阁楼里陪他。 Babylon重建好后和他去那里跳舞。虽然十二点以前都要回家,但那也是Brian好久以来觉得最开心的日子, 因为得以和Michael修复了关系。后来也不知道教授是不是嫉妒,变的精神过敏,越来越独自霸占Michael所有的空余时间。 从一个星期两次,到两个星期一次, 到一个月才一次,Brian越来越无法见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大爆炸他有过如此接近永远失去他的Mikey的经历,他不敢再和Michael闹大别扭,发大脾气。最后只是默默接受自己早已不是Michael世界的中心。现在Michael为了能够平抚Brian的情绪,同时还满足Ben, 只好每周日邀请Brian去家里吃晚餐。
周日晚上正好也是Brian最难熬 的时光。 Ted为了曾加生意提议周日晚上让Babylon变成六十年代之夜, 所以吸引来了满房的秃顶,啤酒肚却还以为自己是帅哥的已过中年的同志。 第一次进去Brian起一身鸡皮疙瘩, 恶心的差点吐了。 他死也不会承认的是, 他不想在那群人里看到自己的未来。
三十六岁了,依然年轻,依然美丽。Brian Kinney 依然是Babylon的国王,是宾州同志的恩赐。 他还是在Babylon夜夜笙歌,每晚带不同的Trick回到阁楼。 两年里有的Trick还有幸变成阁楼里的常客。 性感的身体,火辣的屁股,可以让二十九岁的青年兴奋不已 ,现在却无法填满三十六岁的Brian Kinney内心里的空虚。 不管是Anita最热手的药丸,还是Babylon周四学生夜最纯情的twink, 也都无法让Brian Kinney 高 起来了。
人生真的会变的如此单一无聊。 最后一团烟雾从Brian唇间飘出, 他叹口气, 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起来到衣柜里开始找衣服穿。
**
Hunter 走进大门看见Michael还在厨房里忙碌, 摇摇头脱下大衣走到厨房开始帮他。
“Michael, 你都忙一下午了。 你要喂饱一个军团吗?Brian每周日都来不用这么隆重吧。”
Michael忙着搅拌土豆泥没有抬头。“周末准备的多一点平时的时间就可以宽松些。下周Ben又要去做化疗所有的时间都得花在诊所,哪有时间做饭啊。”
“对,我都差点忘了。这是第几期了?”
“第三期,这次做完就可以扫描看成效了。”Michael突然转头看着Hunter, 还没有开始说话Hunter就马上摆摆手,“知道,知道,小心不要在Brian面前说,不要在任何人面前说。Ben 不想让他们知道。” 他邹起眉头,“Michael, 你这样忙会把自己提前弄到坟墓里的。”
Michael低头继续折磨他的土豆,“不用担心我。我身体好着呢。你还是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吧,最近有没有按时吃药啊?保持有规律的作息时间,抽空锻炼身体啊?需不需要我派人去你宿舍监督你?”
Hunter马上举起手来, “我投降,你还真是Debbie的儿子,怎么会这么罗嗦。
Michael拿起手边的茄子砸向Hunter, 笑着说,“小鬼给我闭嘴。”
**
门铃响后看到是Hunter给他开门让Brian愣了一下,“小鬼你不用上学吗?”进来后随手把大衣扔给他, 没有理二十岁的男孩冲他吐舌头。
“我明天下午才有课, 早上回费城。”
Brian根本没有听见,看到厨房里正在擦案台的Michael马上走过去。 Michael也听到了Brian的脚步抬头冲他笑了笑。 像他们在漫画店隔着柜台的一千个吻一样, Brian弯腰隔着案台吻了吻除了自己他最熟悉的那双红唇 ,带着奶酪的幽香。
Brian伸手用拇指抹掉Michael脸上的污迹 ,“意粉酱。 Mikey 这么谗,做着 的时候还偷吃, 小心变成没人想要大胖子。”他把拇指往Michael T 血上一蹭,“没事Mikey, 到时候我收留你。”
Michael伸手把他向后一推,“滚, 混蛋。”却忍不住脸颊一片红晕。
很满意他还是有一句话就能让他的Mikey脸红的能力, Brian转身漫步走向餐桌, 问道,“Michael 我用一下你的电脑,在哪里?”
“客厅咖啡桌上, 你自己去用吧。”
还没过两分钟,Michael就马上从厨房跑过来,“Brian, 你等一下。”到了客厅Michael发现已经晚了。 他在Brian身后看到了手提电脑屏幕开着Justin和一米八的男友 的照片,两人左手上戴着对称的戒指。
Michael赶紧跑过来把照片关掉,避开Brian的目光吞吞吐吐的讲,“那个,今天下午他发才电邮 给我,告诉我他订婚了。 ” 他小心的抬头看着Brian,  “Brian, 我知道你爱他。 当时你为了他的前途推他去纽约,他不知道珍惜你是他的损失,这么快就。。。”
“他这么快就想把自己拴起来只能说明我没有教好他。”Brian打断Michael, 耸耸肩,“他和我早就玩儿完了。 他想在哪棵树上吊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看到Michael还想为这件他根本不在乎的事情开导安慰他, Brian笑着用胳膊揽着好朋友的肩膀,“我没事的, Mikey。 我保证。”
Michael也对着他露出淡淡的笑容。二十年里多少次两个好朋友只要这样四目相对,世界上任何烦心事都会烟消云散。Brian这才仔细的看了看现在的Michael, 发现清澈的黑色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光泽,烦恼的皱褶已经变成眉心的常客, 眼角细微的皱纹已经不是只有微笑的时候才会明显,黑眼圈也突出的无法掩盖。
曾经那个善良勇敢,爱做梦,但对于梦想不言放弃的黑发男孩,什么时候已经被现实生活压的这么疲惫。Brian扫了一眼Michael和Ben有些杂乱的客厅。虽然Michael努力的维持,但一个瘦小的肩上已经扛不了这么多事。
他想让Michael明亮的眼睛里永远闪烁着希望, 想要抚平眉间的皱纹。 但他清楚, 他早已失去了给Michael幸福的权力。 几年前他把这个责任拱手让给Ben, 但可见Ben并没有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
可恶的教授,他现在真的只会折腾Mikey吗?Brian心疼的用手指抚过 Michael高高的颧骨,手顺着脖颈的曲线滑到肩膀。他轻轻的揉着Michael的肩膀,“Mikey, 你看着好累。 你家教授什么都不做吗?”
“怎么会,他平时很勤快的,只是最近忙一些。”Michael搪塞的回答。
看到Michael只会维护伴侣让Brian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楚。 他推Michael坐到沙发上,自己坐到他身后开始用双手按摩好朋友的肩膀和后背。
“Mikey, 你已经看着像四十多岁的样子了。再这样下去下次我们去Babylon是别人会问我为什么和令尊一起来。”
“哼,你都承认过是我把你带大的,你叫我声爸也不为过吧。”长时间僵硬的肌肉在Brian神奇的手指的揉捏下渐渐放松,Michael忍不住的发出唔的声音。
“那我就叫你Daddy, big Daddy好了。”
Michael转过身笑着锥了一下Brian的胸膛,“混蛋。”他继续扭动这肩头和后背来放松肌肉,满足的叹口气,“谢谢你, Brian. 真的感觉好多了。” 他站起来,“我去到楼上叫Ben 下来吃饭,你和Hunter准备一下桌子吧。”

在厨房搜集餐具的Hunter看到Brian坐在餐桌那里抽烟,好奇的问,“你和那个Josh现在是不是玩的还很欢?”
Brian愣了一下,“小鬼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看到Brian惊讶的样子Hunter忍不住笑出来,“我和他上的同一所高中,我们现在还有联系啊。听他说你为了帮他能从他那恐同的父母那里逃出来,让他去你公司上班,允许他半工半读好能经济独立。 你得很喜欢他吧。”
Brian 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的确,好不容易摆脱了Justin没多久他居然又被一个死缠烂打的twink缠上了。Josh是他在Babylon周四的学生夜找到的一个Trick, 二十岁刚出柜男孩,和Justin有着相似的金发和蓝色眼睛。处男的屁股紧致到感觉像真空一般不说,能够拥有别人的第一次同性经历,对那个人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是Brian最享受的。也是为什么Brian能和那个Justin纠缠了那么长时间。 没能够给Michael他的第一次性经历,Brian只好找别人弥补这个遗憾。
“小鬼,Kinnetic永远不介意廉价劳力,你想来的话我也会很欢迎的。”
“我看Josh对你爱慕崇拜的五体头地。 你干脆收留他好了,这样他还能省房租。反正他已经那么经常的去你的阁楼了。”
看到Brian愤怒的瞪了他一眼,Hunter无辜的耸耸肩。 “为什么不?我听说你当初不就这么收留你的另一个金发宝宝的吗。你放心,这些事我没有告诉Michael.”
Brian又吸口烟,无所谓的说,“你爱根谁说就跟谁说,只要那人愿听你八卦。”引来了Hunter冷笑一声的回应。
等到Brian的那根烟抽完他已经很不耐烦了。Michael和教授在搞什么, 怎么还不下来。坐在Brian对面一直安静的Hunter突然问道,“你在等他吧。”
“是呀,我等的都快饿死了。”Brian开始玩弄眼前的叉子。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以前那么多年是他在等你,结果看到你那么容易的被一个Trick缠住让他失望的不再守候。现在轮到你等他了吧,等他再次自由。同时也警惕这你自己不要再被任何一个Trick缠住。”
“小鬼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要胡说八道。你才来多长时间?”
“没有很久。但我听说了关于你和Michael的很多事,而且我的观察里很强。你如今的表现是再明显不过了。几年前的你会为了见到最好的朋友而过来像直人一样乖乖的周日在这里吃晚餐吗?”
Brian还没有想到一个合理的反驳就已经听到楼上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具体在吵什么却听不清楚。 Brian 朝楼上看了一眼然后冲Hunter挑挑眉毛,“天堂里也有烦恼吗?”
一声清脆的摔门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紧接着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Michael走到餐桌前Brian能看出来他的眼睛有些红肿,刚想走过去把他抱在怀里问怎么回事却被Michael摆手阻止了。
“Ben, 不舒服所以不下来了。我们吃吧。”
“Mikey…”
“Brian, 没事,帮我过来端意粉吧。”
看到Michael不愿说他也停止了追问。教授不在意味着他打发走Hunter就可以独占他的Mikey 让他心里都有些偷偷的窃喜,但他发誓一定找机会问清楚这个匹兹堡模范的同志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