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 1

2015年:

Gus

“Gus, 我真得回家了。” Jessica 笑着试图挣脱男友的怀抱,只换来环着她腰肢的手臂更加收紧,温热的舌头再次探入她的口腔。

“嗯, Jess。。。”我实在急需氧气,只得放开她甜美柔软的嘴唇,抵着她的额头,“还早。”

她淘气的拍了一下我的手臂,“天都黑了。今天我的一个姑妈和表姐从肯塔基过来,爸妈叮嘱过我一定要回家吃饭的。”

“唔,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感觉到她后背的肌肉僵硬了一下,她抬起头看着我,“Gus, 不要,今天不行。。。”

“你不是还没有告诉你爸妈关于我们的事吧?”我已经开始收回抱着她的手臂,可是被Jessica 抓住。

“Gus, 我。。。我还没有找到机会。”

“没有机会?! Jess, 我们都交往4个月了,你每天都见到你爸妈,不要这样敷衍我!为什么?你不是说你爸妈不反对你交男朋友吗?你觉得我给你丢人了?”哼,我才不信,全校都找不到比更我帅的。

“Gus, 当然不是。你不要这样。不是你,是。。。”

“是什么?”我明知故问,当然能猜到她想说什么。

好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女孩似的,Jessica 不好意思地低下头。“Gus, 你知道你家庭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我爸妈还有他们全家都是从肯塔基洲里的一个小镇上长大的。他们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很传统很守旧。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同志,所以一下子会让他们很难接受。”她捏了一下我的手,接着说,“Gus, 在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姑妈走以后,放春假的时候我们全家会去佛罗里达度假,那时他们肯定心情舒畅,我再跟他们讲。”

她低着头,栗色的卷发垂过耳朵,昏暗的路灯下我能看到她脸上泛着尴尬的红晕,瘦小的肩膀在二月底冬末的夜风里冻得有些发抖。妈的,她知道我无法抗拒她,她知道她说什么我都会同意。我没有办法,抬头正好看到冲我们开来的公车。我叹口气,把她的头发捋到耳后,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没事Jess, 你的车来了,快回家吧。”

Jess 用她水汪汪的深蓝的眼睛依依不舍的看着我,第一次在历史课上见到她时我就被她那对深不可测的蓝宝石眼睛俘虏了。她冲我微微一笑,捏了一下我的手,让我明白她感谢我的理解,然后转身上车了。

我站在那里痴痴的看着公车远离,直到它到街口转弯离开我的视线。我从口袋里掏出耳机,走到长椅上坐下静静的等我的公车。

回到家后第一个过来迎接我的从来都是Rage, 今晚当然也不例外。它兴奋得跑过来冲我摇着它那金毛的尾巴,用爪子缠着我的裤子。

“Rage, 好孩子。”我弯下腰挠挠它耳朵后面的毛,它乖乖的跑到门厅角落里自己的窝那里玩了。我听到书房里有两个人在低声说话。喔,看来家里有客人。我把夹克随便往沙发上一扔,踮起脚尖悄悄地走过门厅走向书房想看看是谁这么神秘,却差点被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绊倒。

“Zephyr, 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睡觉嘛。”我爬起来,把那一团白毛抱起来放到一旁,只换来一声懒洋洋的“喵。”

大部分人可能会觉得家里既养狗又养猫会很奇怪,猫狗大战的时候该怎么办。不过跟我们家别的奇怪的事比起来这算什么。Rage 是爸和Michael给我的八岁生日礼物,那时我刚从多伦多搬回匹兹堡没有什么好朋友。他们看我孤独可怜所以给我了一个小伙伴。当时Rage 是个一个月大的金毛小犬,我经常带着它到后院里的橡树下枕着它睡午觉。可是看到我有这么好的伙伴让Jenny也嫉妒了,她哭着闹着也要一个,还要和我的不一样。没办法,爸和Michael又跑回宠物店,这次抱回来一只波斯猫。不过Jenny 才四岁,玩两天就腻了。Zephyr 反而变成了Michael的附属物,小的时候天天缠在他的肩膀上。妹妹,有时真他妈的让人没办法。

Michael好像听到外面的声音从书房里走出来。我经常怀疑Michael是不是有什么不老的绝招不告诉别人。他和爸都四十四岁了,可是我就是看不出来他和当时去从多伦多看我们的Michael有什么区别。我能看出来爸这些年的变化。妈的,最郁闷的是他自己也能看出来。妈,Mel, Ted叔,Em 姨,甚至Debbie奶奶,我都能看出来变化,唯独Michael。也许他眼角多一丝皱纹,也许他鬓角多一根白发,可是他的容貌笑容永远带着童真,充满活力。他依然穿着带着超人图案的长袖T桖,我都很想知道那个没有眼光的店还会卖这种衣服。

不过他现在看着好像有些疲惫,只是简单的跟我打招呼,“Gus, 你回来了。今天怎么样?”

“嗯,不错。家里有客人吗?”我好奇地问。

这时一个穿着衬衫西裤四十多岁的男人从书房也走出来站到Michael的身后。他浅棕色的头发和爸的一样,不过比爸的短很多。身高也和爸差不多。我好像见过他好几次,也在家里,他叫什么来着?

“这是Thomas,他上次来你见过的。”Michael的介绍钩起了我的回忆。对了,就上个星期四,也是在书房,他和Michael也是在窃窃私语我把耳朵贴在门口也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

“你好。”满口的英式口音,Thomas向我伸出手,我只好礼貌的握住。

“Gus,我和Thomas很快就弄完了。你先上楼写作业,你想吃什么?”

“比萨吧。”我正准备转身上楼又被Michael叫住。

“Gus,说过多少遍,你把夹克挂好,不要乱扔。”

“喔,好,妈!”我故意拉长最后一个音节,回头拿起夹克。我敢说Michael有时比妈还罗嗦。

我也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叫他Michael爸爸,应该就是这一两年。我觉得这么大了还“爸爸”“爸爸”的好幼稚,然而如果就叫他Michael爸又好别扭。所以干脆像大人似的就叫他Michael,开始我觉得他好像也无所谓,但现在想来他可能是在报复我。小的时候我什么都会跟Michael 说。跟爸说事情时他虽然装着在听但是我都能看出来他不耐烦,可是Michael总是很耐心的听我诉说心事。上高中以后我就觉得,男孩子,应该什么都扛在肩上,不能再麻烦别人了。而且家里的氛围和小时候也有变化。

首先是去年夏天,Michael执意要让我转学。从原来的Ashbury高中转到Sewickley 这所私立高中。而爸当然什么都听Michael的。我一点也不想转学。但Michael说这是为了我的前途,让我能上名牌大学,将来做律师,当医生,blah, blah, blah。我才不在乎呢,我就不信在Ashbury我不能上大学。原来在Ashbury我是最受欢迎的人,是学习的天才,是篮球的明星。尽管我才上九年级,篮球队上最小的成员,但大家都喜欢我,我有好多好朋友。到Sewickley, 这帮人都是一群虚伪的怪胎。他们不玩电脑游戏,不看体育,不打台球,我根本和他们没有任何共同语言,而且我能看出来他们看不起我。就连老师们,虽然对你都友好的很,但别提多虚伪了。我虽然也参加了学校的篮球队,那帮弱不经风的书呆子难道打得也是篮球吗?我一个训练下来居然连汗都没出。转学都快半年了我还是没有交到一个朋友。除了Jess。

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吸引住了。她不是我见过最漂亮妖艳的女孩,也不是因为我之前没有接触过女孩。原来在Ashbury我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友Amy。我能看出她和别人不一样,真诚实在。我们很快就变成了好朋友,当她答应做我女朋友时我好像走在云端,那几天几乎都不怨恨Michael逼我转学了。

爸这一年来也不知道着什么魔了,就知道呆在纽约。自新年以后他只有周末的时候才会回家,那也是如果他有时间。回到家如果看见我就只会摸摸我的头说“好儿子”,然后马上和Michael躲在卧室里。对我和Rage 的待遇没什么区别。家里的墙壁的隔音真的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床板撞墙的声音,床上弹簧吱吱的声音,Michael 带着哭腔哼唧的声音,爸兴奋嘶叫的声音,在走廊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晚上我蒙头睡觉装作不知道怎么都行,但是大白天我可受不了,绝对想办法逃离。房子里唯一能受得了只有Jenny, 那是因为她躲到她屋里带着耳机看小说看电影可以一天都不出来。再冷Rage也肯定会跑到院子玩耍,就连Zephyr那只懒猫也会趴到凉台上睡觉。

我其实挺想念我爸的,想和他抱怨我在Sewickley多不开心,想跟他讲关于Jess的事情。不过可见Michael对他更重要,占据了他所有的空闲时间。

我推开Jenny 的房门。和我猜想的一样,她塞着耳机,卧在角落里的躺椅上在Ipad上看着她的暮光之城。这是个怪胎,玲珑秀气的小女孩怎么会迷上吸血鬼,僵尸,狼人,这些神灵古怪呢。我走过去拿开她的Ipad,她才发现我的存在。

“Gus ,你干嘛?”Jenny伸手想把Ipad 抢回。我故意把它举的高高的逗Jenny。

“Jenny, 告诉我。楼下那个Thomas今天是什么时候来的。”

Jenny站起来把Ipad 从我手里抢回去,豪不在乎的口气说,“我怎么知道。我回来的时候他就在这儿了。”

Jenny应该三点放学,现在六点,怎么又这么长时间。他们神神秘秘的到底在聊什么。

Jenny把自己又缩成一团后狐疑的看着我,“你怎么变得这么八卦?”

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耸肩,“就是好奇。他那么频繁的来,每次待这么长时间,你说他和Michael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爸又不在家。。。”

Jenny 随手拿起旁边的一个靠垫冲我砸来,“不要胡说。爸爸很爱Brian爸爸。倒是那位,不知为何呆在纽约不回家,也许是他在那里有新欢呢。”

呃,现在不能反驳她。我们家这微妙的关系,最糟的状态就是造成Kinney vs Novotny 的局势,尤其是现在我势力单薄。我接住垫子把它扔到床上,留她再次沉浸在自己的鬼神世界里,悄悄的溜回自己的房间。

我是一个在内陆长大的孩子,但我就是酷爱大海。一望无际的海洋,滔滔浪声,让我觉得无限的神秘。我想Jess 第一个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她深蓝色的眼睛,大海的颜色。我的屋子自从我搬回匹兹堡以后就一直粉刷成深蓝色的,晚上睡觉前我都会用我的Ipad放滔滔的海浪声伴我入睡。可惜无论是匹兹堡还是多伦多,都不靠海。多伦多好歹还有大湖沙滩让我可以幻想一下,匹兹堡只有条肮脏的运河。九岁那年爸和Michael带着我们去佛罗里达洲的棕榈泉度假,那是我梦想中的地方,碧蓝的大海,白细的沙滩,走时我都哭着闹着不愿离开。我立志以后一定要住在一个沿海的城市,上大学我要学海洋生物。不过到时肯定得和Michael做一番斗争。

我从书包里掏出本子开始写数学作业,我想除了Jess 以外转学的唯一另一个进步就是功课总算变得有些意思,不想原来那样好像在侮辱我们的智商。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我从刚才的脚步声就能猜出来是谁。

“进来。”我正好做完了最后一道代数题。

Michael走进来在我床上找出一块空地坐下,“我订了比萨,橄榄鸡肉,你最喜欢。”

“哦,”我没有回头的应了一声。

“Gus, 告诉我,你今天过得怎样?和Jessica 还好吗?”Michael的声音充满殷情。

我叹口气,开来今天Michael并不会搭理我不想聊天的提示。我转过身来对着他,马上看见他黑色的大眼睛笑得弯弯的,让我不禁也被它的活力感染。其实我曾经有段时间不理解像我爸那样的风云人物怎么会为Michael这样的人倾倒。Michael个子不高,虽然长得也帅,但是同时也很普通,像个邻家的男孩,绝对不像我爸那样光芒四射。但只要仔细看着他黑色的眼睛和充满朝气的笑容就不难理解。他的眼睛可以让你迷失自己,他的笑容不管你多沮丧都可以让你提起精神。我想这就是我爸会对他如此恋恋不舍吧。

“今天教练有事,篮球训练取消了。我就和Jess在学校里写作业。”

“行了吧,你们在写作业才怪,肯定找个角落。。。”

“好啦好啦, Michael。”我笑着打断他,“你知道就不要问了。”

Michael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Jessica 是个不错的姑娘,我和你爸都很喜欢她。什么时候也让我们见见她父母吧。”

我肩膀马上耸塔下来,低着头,“这恐怕还要等好长时间。她,她还没有告诉她爸妈关于我们的事呢。”

Michael不解的邹起眉头,“为什么?她爸妈不允许她谈恋爱吗?”

“这到不是。只是她说她爸妈都是从肯塔基洲来的,思维很守旧。。。”

“恐怕不接受同志家庭。”Michael接过我想说的话。他理解的点点头,走过来楼住我的肩膀,“Gus, 每个人的成长背景不一样。就算是现在的年轻人,在宾洲这还算开放的地方,也不接受另类的生活方式。更何况是年龄大一些从南部来的人呢。你千万不要逼她,如果把她夹在你和她父母中间她会很为难。”

“我知道。对了Michael, 明天家长会如果你看到她父母,能不能先躲着他们。”我知道也许这样要求可能会让Michael有点伤心,好像他让我丢人似的。可是我不能因为这个失去Jess。

“哦,嫌我丢人是吗?”Michael跟我开玩笑,不过还是拍着我的肩膀一口答应了。

我不由自主地歪一下头靠在Michael平坦的肚子上。这种时刻让我好怀念几年前的日子。在Michael逼我转学以前,在爸留恋于纽约以前。就像我第一次告诉他们我恐怕喜欢女孩,爸气的几乎暴跳如雷,可是Michael却耐心的告诉我只要我自己开心就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